您现在的位置提供新闻线索首页 >>国内新闻>>正文

                                          有限公司股份-S舜元于2014年本月更名为盈方微

                                          内马尔倒钩绝杀

                                          圖片來源:公司公告 2017年3月,盈方微公告控股股東及實控人所持全部股份已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 2018年2月盈微方公告,因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長及法定代表人陳志成先生因涉嫌票據詐騙罪, 被甘肅省公安廳執行逮捕。

                                          盈方微借殼之前,原上市公司經歷了暫停上市、破產重組和重組失敗。遇到陳志成后開始上演着資本大戲,如今大戲落幕,陳志成被捕,盈方微(000670)又當何去何從?

                                          因無人出價,近日盈方微(000670.SH)控股股東上海盈方微電子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盈方微電子」)所持有的8740.5萬股公司股票以流拍告終后,8月10日公司公告稱於9月10日起將進行第二次司法拍賣。 與本次股權拍賣息息相關的就是這8740.5萬股的債權方信達證券,信達證券近來也是頻繁入坑。早在2015年,盈方微的控股股東曾將佔股本10.7%合計8740.5萬股公司股票質押給信達證券,信達證券成為盈方微的債權人。但在2017年時,盈方微未能履約,拒絕提前購回股權,與信達證券產生糾紛。 盈方微在2015年4月29日辦理股權質押時,當日的開盤價為13.48元/股,結合當年的股市行情來看,若盈方微以4折來融資,融資金額相當於4.71億元。而結合8月16日1.85元/股的開盤價來看,盈方微此次拍賣的股票僅值1.62億元,前後相差達到3億元。 目前公司總市值為14.94億元,與3月最高點相比,近半年的時間,市值竟縮水接近74%。 若盈方微出現再次流拍的情形,信達證券很可能接手盈方微成為其控股股東。 即使如此,就盈方微股價日益下跌的情形,信達證券也將有超過3億元的損失。 信達證券被動接盤不是第一次。 此前,ST毅達(600610.SH)曾被法院強制划轉2.6億股股票給信達證券用來抵債,作價5.05億元。但不幸的是,在信達證券接任實控人的位置之後,ST毅達的高管「失聯」,董事長連監管談話都不參加。8月9日,上交所對其處以公開譴責的紀律處分。 這讓信達證券有苦難言。如今,若這一戲份再次上演,不知信達證券要如何應對。 盈方微與其實控人陳志成涉及有關股權質押等案件糾紛多大27起。除信達證券外,平安銀行(000001)、華融證券等債權方均向法院起訴。 7月17日,公司實控人陳志成所持有的67.12萬股公司股票也在拍賣中因無人競買而流拍,之後申請執行人華僑基金向杭州中院申請以第一次拍賣保留價158.82萬元抵償部分債務,根據8月6日公司公告顯示被司法划轉完成過戶。

                                          股權再被流拍,債權方數億損失難挽回

                                          圖片來源:公司公告 從公告中可以看到,S舜元將上海盈方微稱為經營性優質資產,那麼這部分資產到底有多優質? 根據報告顯示,上海盈方微2011年—2013年,其歸母凈利潤分別為3355.54萬元、2719.85萬元、1181.80萬元,也就是說公司的歸母凈利潤是按照每年接近1000萬的速度在斷崖式下滑。

                                          圖片來源:公司公告 這難道就是報告中所稱的優質資產? 其實不然,S舜元所看到的是業績承諾。盈方微電子曾承諾:2014年扣非后歸母凈利潤合併口徑不低於5000萬元,2015年不低於1.25億元。

                                          陳志成導演的資本大戲要說盈方微的發展史,可謂是陳志成自導自演的一部資本大戲。 我們現在看到的盈方微,全稱盈方微電子股份有限公司,於2014年借殼S舜元(000670.SZ)上市,曾經也是為人稱道的「明星股」。 盈方微的主營業務為SoC芯片設計,面向移動互聯終端、智能家居、可穿戴設備等應用的智能處理器及相關軟件研發、設計、生產、銷售,並提供硬件設計和軟件應用的整體解決方案。 不過,S舜元的主業可與現在公司主營的電子行業毫不相關。 S舜元原名天發石油股份有限公司,前身為荊州地區物資開發公司。2007年天發石油股份有限公司破產重整,上海舜元企業投資發展有限公司通過司法拍賣成為公司第一大股東, 公司經營範圍和主營業務就此變更為房地產開發與經營。 2005年4月證監會發佈《關於上市公司股權分置改革試點有關問題的通知》,股改問題提上上市公司日程。此後,S舜元於2009年、2010年和2012年的三次股改,均因由不同原因流產。直到2014年,每年勉強保殼的S舜元遇到了陳志成,這才促成了這第四次股改。 根據S舜元的股改方案來看,當時的上海盈方微電子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盈方微電子」)贈與S舜元2億元現金及上海盈方微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盈方微」)99.99%股權,用於支付股改的對價,股改完成後,盈方微電子持股25.92%,成為S舜元的新任控股股東。

                                          圖片來源:公司公告 從2016年10月15日盈方微被證監會立案調查起,直到2019年5月27日,終於有了調查結果。

                                          隨着股權質押所牽連出的一些列危機,盈方微在陳志成的資本大戲落幕後又將何去何從?對此你有什麼看法,歡迎評論。

                                          根據《行政處罰及市場進入事先告知書》顯示,盈方微2015年8月、9月未開展美國數據中心服務業務卻根據合同約定的付款金額確認收入,導致其子公司上海盈方微2015年財報虛增利潤總額1789萬元,根據盈方微期末外幣報表折算后,美國盈方微2015年財務報表涉嫌虛增利潤總額567.57萬元。盈方微電子2015年合併報表虛增利潤總額 2356.57萬元,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245.08%。

                                          大戲落幕,陳志成被捕為了彌補2014年業績的坑,盈方微在2015年可謂是交出了一張不錯的答卷。扣非凈利潤2236.13萬元,增加3440.34%。 但別高興得太早,盈方微當年的年審事務所致同的一句「無法表示意見」給了盈方微當頭一棒。根據事務所出具的《關於2015年度審計報告無法表示意見的專項說明》,總結一句話就是你的收入我不知道怎麼來的。 緊跟而來的就是5個跌停和非公開發行計劃告吹,以及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想要了解更多財經熱點新聞,和志同道合的小夥伴一起探討,添加野馬君微信(搜索「Yemafinancial」或者長按下方二維碼)入駐野馬財經粉絲群,備註「入群」,和小夥伴一起暢聊財經!

                                          證監會因此對陳志成採取5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的處罰。

                                          作者|宋冠宇來源|野馬財經盈方微(000670.SH)近來股權被流拍,信達證券數億損失難收回,實控人所持股份遭強制司法划轉過戶。

                                          圖片來源:公司公告 這一頓神操作下,又吸引不少股民的關注。隨着一系列的運作,盈方微的股價最高飆升至24.18元/股。 從業績來看,2015年初,盈方微公告預計公司2014年度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2800萬元,但實際情況卻大相徑庭。盈方微2014年度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僅有518.74萬元,與業績預告的288萬元相比,減幅高達81.47%。  借殼上市當年,業績就如此難堪,不過盈方微的處理方式也是很妙。這鍋都算在了會計身上,並做了相關人員內部通報批評並罰5000元的處理。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野馬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圖片來源:公司公告 也就是說2014年和2015年兩年的時間將有1.75億元的業績,正因如此,S舜元在遇到股改瓶頸的時候,會將陳志成的業績承諾看做是雪中送炭。 2014年7月11日S舜元完成股改,復牌首日實際上漲42.5%。 伴隨着S舜元的股權改革結束,盈方微也走了上市捷徑,省去了正常借殼上市的很多流程。陳志成也繼續導演着他的資本大戲。S舜元於2014年8月更名為盈方微。 入主S舜元后陳志成都有哪些大動作? 首先就是股份質押。2014年7月28日,盈方微電子將其持有的S舜元4600萬股有限售條件的流通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5.63%)質押給森馬集團有限公司,用於貸款抵押。同年12月2日,盈方微電子又將其持有的有限售條件流通股8500萬股質押給信達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用於辦理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 接下來,在2014年9月,盈方微接連發佈兩個公告稱,子公司上海瀚廷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簽訂平板電腦銷售合同,金額達1.1億元。之後又簽訂了銷售機頂盒等系列產品的大額合同。一個月兩筆大單,業績提升飛速。 2014年底,盈方微又傍上了北斗導航概念和車聯網概念。 之後,騰訊發佈首台微遊戲機產品,盈方微更是與騰訊合作為該產品提供芯片,甚至被認為是VR硬件的核心元器件。在外界的各類研報誇獎中,公司股價逆市上揚。 這一些列大動作,引來一陣稱讚,甚至被稱為是當時的「明星股」,吸睛無數。 最讓人關注的是,2014年12月26日,盈方微公告《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預案》,非公開發行募集資金不超過23億元,發行對象為陳志成、申萬菱信、國華人壽及旭源投資 。投向只有一個,就是補充流動資金。 但對此事件,證監會在2015年9月2日發來了《反饋意見》,並且在9月30日《反饋意見延期回復》的公告,在這兩份公告中盈方微都未說明證監會的具體意見是什麼。 於是公司在11月撤回該申請文件,但又遞上了新的非公開發行申請材料。不過這次盈方微可拿出3個募投項目,募投資金變更為5億元。

                                          今日关键词:黄晓明baby疑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