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提供新闻线索首页 >>财经新闻>>正文

                                公司公告-二、对今珠多糖注射液属于疫苗的披露不准确

                                郭富城被暴徒围堵

                                海印股份在延遲深交所回復后,終於在6月22日凌晨披露回復問詢的公告,而這份回復公告也讓人大跌眼鏡:該公司不僅不具備「非洲豬瘟」的預防技術,今珠多糖注射液也不是疫苗。這份長達40頁的公告也推翻了公司先前自稱的擁有「今珠多糖注射液」專利權、具備投產條件等情況。

                                圖為廣東海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關於簽署《合作合同》的補充更正公告截圖

                                業界對於海印股份的質疑仍在繼續。而海印股份也因與非洲豬瘟藥物研究團隊的合作事項,取消了原定於2019年6月27日召開的2019年第三次臨時股東大會,核查還將繼續。

                                帶着種種質疑,環球網財經採訪了海印股份證券部人士,一位女性工作人員表示:「公司最近股價波動,與公司最近披露的公告筆誤有關。公司與許啟太教授簽署的合同有效。公司已嚴格按照信息披露的指引要求,將合同的主要條款等進行了真實、準確的披露。」

                                一、對許啟太及其研究團隊擁有相關專利技術的披露不準確。2019年5月24日,許啟太等人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網站提交了「一種防治非洲豬瘟的藥物組合物及其提取物、注射液和應用」的專利申請,截至54號公告披露日,該專利申請僅處於網上自動受理狀態,未獲得國家知識產權局的批准。據農業農村部網站2019年6月13日披露,該部從未受理過任何針對非洲豬瘟病毒的預防治療藥物或疫苗,從未收到海南南葯研究團隊及相關企業用非洲豬瘟病毒開展有關藥物試驗研究的申請,該團隊及相關企業並未按規定向海南省農業農村廳提出新獸葯臨床試驗備案申請。54號公告披露「許啟太教授及其研究團隊對非洲豬瘟的預防取得一定的研究成果,並擁有相關專利技術」,與實際情況不符。

                                律師:虛假陳述行為確立海印股份股價近期出現了異動:自6月10日開始至6月13日連續上漲4天;在收到深交所關注函后,該公司股價在6月14日被打至跌停板,6月17、6月18日,該公司股價繼續連續下跌;自6月19日起股價又出現連續拉升,6月20日、6月21日、6月24日連續上漲,其股價在6月25日以3.57元/股創出近兩年新高;6月26日,海印股份股價被打至跌停板,報收3.07元/股。

                                正是這一紙公告,讓海印股份6月12日的股價如同插上了翅膀,當日上午開盤即漲停。

                                六、對今珠多糖注射液預防有效率的披露缺乏相關依據。截至2019年6月20日,海印股份尚未取得關於今珠多糖注射液對非洲豬瘟不低於92%預防有效率的相關實驗結果等支撐性資料或相關部門出具的證明材料。農業農村部網站2019年6月13日披露,今珠多糖注射液未申請獸葯註冊,相關企業未取得生產許可證,也沒有開展過相應動物實驗,報道所稱「今珠多糖可有效防治非洲豬瘟」缺乏科學依據。綜上,54號公告披露今珠多糖注射液「可以實現對非洲豬瘟不低於92%有效率的預防」缺乏相關依據,不能保證其真實性和準確性。

                                【環球網 記者 劉曉旭】海印股份(000861.SZ)6月12日發佈的一則支持「非洲豬瘟」疫苗研製工作的公告把自己推上了近期資本市場熱搜榜。儘管該公司隨後公告稱此系「烏龍事件」,但這樣一則公告顯然無法平息事態,海印股份也陸續收到了深交所問詢函以及廣東證監局《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

                                但是恰恰在此時事件卻急劇反轉。6月12日傍晚,海南省農業農村廳闢謠否認「非洲豬瘟」疫苗研製成功。其澄清回應表示,海南南葯研究團隊在省農業農村廳的支持下,對多種熱帶植物進行篩選,從中分離出預防非洲豬瘟病毒感染的復方成分,組方製成今珠多糖注射劑,用於預防非洲豬瘟病毒感染。經初步臨床試驗,顯示出一定的預防效果,但還需要深入研究論證。

                                圖為廣東海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關於收到證監會廣東監管局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的公告

                                圖為廣東海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6月12日關於簽署《合作合同》的公告截圖

                                6月13日,深交所也下發了問詢函,「十問」海印股份。

                                對此,廣東監管局決定對公司採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採取有效措施切實整改,並對相關責任人進行內部問責。

                                對於海印股份披露的公告及近期股價異動走勢,國浩律師事務所周培鑫律師在接受環球網財經採訪時明確表示:「從海印股份近期公告以及廣東監管局下發的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來看,海印股份公告中存在不準確陳述,且公告發出后已使市場普遍認為海印股份具備了豬瘟疫苗『概念』,股價也因此出現異動,使市場產生『錯誤判斷』併產生『重大影響』。與行為人主觀上是故意還是過失無關,因此,即便海印股份堅持是『筆誤』,也不影響虛假陳述行為性質的認定。」

                                目前,該事件「後遺症」仍然存在,該公司股價近期也出現異動。6月25日,海印股份股價以3.57元/股創出近兩年新高之後,6月26日,該公司股票被打至跌停板。國浩律師事務所律師周培鑫在接受環球網財經採訪時表示,從公司公告以及廣東監管局下發的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來看,海印股份公告中存在不準確陳述,且公告發出后已使市場普遍認為海印股份具備了豬瘟疫苗「概念」,股價也因此出現異動,「即便海印股份堅持是『筆誤』,也不影響虛假陳述行為性質的認定。」

                                二、對今珠多糖注射液屬於疫苗的披露不準確。海印股份於2019年6月17日發佈的《關於簽署<合作合同>的進展公告》(公告編號2019-56號)披露,今珠多糖注射液為獸用製劑,並非疫苗,54號公告中披露「為『非洲豬瘟』防治疫苗的投產做準備」,與實際情況不符。

                                (一)行政責任:根據《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規定,發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虛假陳述,責令改正,給予警告,並處以三十萬元以上六十萬元以下的罰款。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並處以三萬元以上三十萬元以下的罰款。

                                (二)民事賠償:因虛假陳述而導致投資人損失的,以實際發生的損失為限,包括投資差額損失和投資差額損失部分的傭金和印花稅。

                                五、對今珠公司股權結構的披露前後矛盾。54號公告披露,今珠公司股東為自然人許可和陳玉鸞,各持有該公司50%股權,許可為今珠公司實際控制人,而海印股份2019年6月22日發佈的《關於深圳證券交易所對本公司關注函的回復公告》(公告編號2019-59號,以下簡稱59號公告)披露,今珠公司股權為許啟太及研發團隊所實際持有;今珠公司股東已變更為許可和酈福妹,均為代持人,54號公告與59號公告披露的相關內容存在矛盾。

                                海印股份「烏龍公告」引問詢2019年6月12日,海印股份公告稱,公司擬與許啟太及海南今珠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簡稱「今珠公司」)簽署《合作合同》,投資天然藥物領域,支持「非洲豬瘟」的防治工作,涉及金額約為人民幣90000萬元。協議簽訂后,公司擬根據合同約定為許啟太及其研究團隊提供10000萬元作為履約保證金,並在2020年6月30日前有權通過現金支付及非公開發行股份等方式收購今珠公司30%股權。

                                即便如此,公司卻仍堅持認為「今珠多糖注射液」的相關表述真實、準確,不存在虛假陳述或誤導性陳述。

                                三、對支付履約保證金情況的披露不準確。海印股份於2019年6月11日簽署了《合作合同》,而海印股份於2019年6月6日向今珠公司支付了2000萬元履約保證金,即支付履約保證金的時間早於《合作合同》簽訂日。但54號公告披露「在合同簽訂后,公司擬根據合同約定為許啟太教授及其研究團隊提供10000萬元人民幣作為履約保證金」,與實際情況不符。

                                四、未披露《合作合同》重要條款。海印股份與許啟太及今珠公司簽訂的《合作合同》第一部分第十二條約定「甲方(海印股份)在簽署本合同之前,對其(乙方相關陳述、保證及提供的複印件)真實性未做核查,乙方(許啟太)和丙方(今珠公司)也未提供資料供甲方核查」。但海印股份未在54號公告中披露上述條款,相關信息披露不完整。

                                七、對今珠公司未來業績預測和生產基地建設等情況的披露缺乏相關依據。54號公告披露,今珠公司「預測2019-2021年營業收入5億元、50億元、100億元,凈利潤2億元、10億元、20億元」以及「啟動年產10億支今珠多糖注射液的GMP生產基地的建設」。經查,海印股份在公告披露前未對上述情況開展充分有效的可行性論證和盡職調查,未對相關事項的合理性和可實現性等進行研究分析,不能保證相關信息披露的準確性。

                                6月24日,證監會廣東監管局下發了對海印股份的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認定海印股份披露的54號公告存在七項違規之處。

                                對於虛假陳述可能帶來的法律後果,周培鑫律師認為是兩部分責任:

                                由此,外界對於海印股份的質疑不斷:是否存在藉助信披誤導外界投資者?其今珠多糖注射劑並非疫苗,在預防效果還不充分的前提下,公司擬投產進行產業化是否過於着急?在上市公司未披露公告前,公司二級市場上的股價為何會出現提前大漲?等等。

                                今日关键词:女排战胜韩国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