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提供新闻线索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利益*ST-倘若“12盐湖01”公募公司债被逃废

                                            北大考研成绩

                                            如此一來,保殼行動勢在必行。巧合的是,格爾木泰山實業有限公司的一紙訟狀似乎已將局面扭轉到另一番天地。

                                            以此來看,*ST鹽湖尚未達到資不抵債的境地。所以,伴隨破產重整而來的,還有市場對其逃廢債的質疑。

                                            此外,意圖將「12鹽湖01」債券納入重整債轉股計劃及債務減記範圍,是首只具有持續經營和償債能力的大型國有企業對公募債的惡意違約。當下債券市場有部分國有發債主體確實處於轉型發展的困難期,企業都會面臨一些經營和償債壓力,但絕大部分企業仍然堅持努力確保債券的順利兌付。如果鹽湖股份「逃廢債」的意圖得逞,將會對現有的市場會造成惡劣示範。如果該行為被效仿,會造成資本市場信用環境的急劇惡化。這種人為製造金融風險,嚴重違反監管層防範金融風險的意圖。

                                            上述債券持有人認為,首先,不可否認的是鹽湖股份重整訴求有一定合理性。鹽湖股份債務負擔,嚴重侵蝕其現金流。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鹽湖股份利息支出分別為13.3億、20.1億、10.1億。2019年6月末,鹽湖股份417億有息負債中,銀行貸款為337億。

                                            該人士表示,由於「12鹽湖01」公募債發行時間早,公募公司債相關經驗還不多,募集說明書相關條款還不完備。在已經有明確違約風險情況下,債券卻沒有加速到期或追加增信等各種維權、救濟條款。再加上債券持有人數量眾多、性質各不相同,很難協調開展維權行動。而按照破產法重整規則,公募公司債將歸類為普通金融債權,給予鹽湖股份逃廢公募債以可乘之機。而鹽湖股份實際控制人青海省有關部門,在重整的法律過程中,較債券持有人處於遠遠有利的地位。

                                            此外,該債券持有人還詳細說明,倘若「12鹽湖01」公募公司債被逃廢,勢必會造成挑戰公募公司債的公信力,拉大公司債利差等惡劣後果。

                                            *ST鹽湖曾公告稱,因無力支付泰山實業約439萬元到期債務,被債權人泰山實業向法院提出對公司進行重整的申請,並將通過重整程序清償其相應債權。也就是這家「迷你」債權人和其區區439萬元債務的重整申請成了將*ST鹽湖推向破產重整之路的導火索。

                                            上述人士還強調,*ST鹽湖對公募債其實是有足夠償債能力的。如果公募債在有償債能力的情況下被惡意逃廢,相較於正常的債券違約,會造成廣泛的社會和輿論關注,更將會形成惡劣的示範效應,惡化當地的金融環境。

                                            公募債券違約貽害不淺大車無輗,小車無軏,其何以行之哉?

                                            *ST鹽湖破產重整之疑從明星白馬股到被ST再到宣告破產重整,*ST鹽湖的這三年,就像坐上了過山車一樣驚心動魄。

                                            資料顯示,「12鹽湖01」為公募公司債,於2013年在深交所上市,期限為5+2,含投資者回售權,發行時主體與債項評級均為AAA。該期債券初始發行金額50億元,經2018年回售後,目前存續餘額為26.74億元。2019年6月28日,該債券的評級調整為AA+,8月22日,進一步下調為AA。

                                            根據鹽湖股份公告,8月23日召開的重整聽證會上,包括「金融機構債權人代表」的各方均「一致同意對公司進行重整」。但公募公司債持有人並未被通知參加會議,甚至在鹽湖股份對會議結果公告前,都對此次會議毫不知情。可見公募公司債已經在「被代表」了。

                                            以鹽湖股份的獨特資源優勢,重整后的鹽湖股份很可能成為一隻「大白馬」。如果「12鹽湖01」被逃廢,將來鹽湖股份的股價漲得越多,「12鹽湖01」就越會被媒體和市場長久銘記、議論。

                                            與此同時,業內分析人士也指出,從*ST鹽湖最近三年的利潤及現金流情況來看,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扣除利息支出后,公司可自由支配的現金流高達1.9億、50.9億、13億元。此外,公司總負債也從2017年末602億元下降至2019年6月末551億元。*ST鹽湖整體債務負擔在不斷減輕,並未出現債務負擔持續攀升的不利情形。也就是說,*ST鹽湖具有足夠的持續經營能力及償債能力。

                                            鹽湖股份本應而且是能夠全額償付「12鹽湖01」債券本息的。但在《財新周刊》報道的重整計劃中,公募公司債和銀行貸款都將被歸類為普通金融債權。由於銀行337億債權遠遠超過公募公司債26.74億的金額,如果「12鹽湖01」和銀行貸款混同表決,公募公司債就顯然會「被代表」。鹽湖股份將利用重整規則,輕而易舉地剝奪債券投資者的權利和利益。

                                            其指出,與銀行貸款完全不同,公募公司債與企業是單純的當期借貸關係,而且很多持債組合有明確的投資期限,投資人僅能獲取當期債券利益。銀行因為長期性經營和多重利益點願意談債轉股,但多數公募債持有人顯然是沒辦法同意的。

                                            與此同時,如果「12鹽湖01」被逃廢,將造成較大的社會影響。由於「12鹽湖01」的AAA公司債定位,該債券的持有人包含公募基金、券商資管、保險資管、金融機構自營以及個人投資者,關聯着大量公眾持有人。如果鹽湖股份在有償債能力的情況下被惡意逃廢,相較於正常的債券違約,會造成廣泛的社會和輿論關注。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目前法院已經受理*ST鹽湖破產重整,導致其未到期債券提前到期,由於未能兌付已構成實質性違約。

                                            原標題:*ST鹽湖破產重整方案或逼近? 實質違約下債券持有人再發聲

                                            鹽湖股份是新中國第一家鉀肥生產企業,堪稱「共和國鉀肥長子」。其主營業務涵蓋氯化鉀的開發、生產和銷售等,於1997年8月登陸深交所主板市場,上市以來憑藉主要產品鉀肥連續20年保持業績增長態勢。

                                            「公司希望減輕債務利息負擔,輕裝上陣,這可以理解。」該債券持有人說,「在被申請重整后的一周,西寧中院召開的重整聽證會上,公司公告稱包括金融機構債權人代表的各方均一致同意對公司進行重整,但公募公司債持有人並未被通知參加會議,甚至在公司對會議結果公告前,都對此次會議毫不知情,已經是『被代表』了。」

                                            10月31日,*ST鹽湖在發佈的今年全年業績預告中預計「公司較大可能存在2019年業績大額虧損的風險」。然而,如果公司最近三年連續虧損的話,將面臨則是不僅是被暫停上市的風險,還有國有資產流失等道德風險。

                                            鹽湖股份希望減輕債務利息負擔,輕裝上陣,這可以理解。銀行貸款是表內業務,其經營具有長期性,有壞賬準備,銀行除貸款外還有眾多其他利益點。銀行有意願和鹽湖股份達成重組意向,這具有一定合理性。

                                            其次,如果破產重整方案將股東利益凌駕于債權人利益至上,對於處在弱勢地位的信用類債券持有人利益考慮不周,那就存在諸多有失公允之處,既未確保其知情權,也侵害了其表決權,因而需要矯正。

                                            一方面,債券持有人處於信息劣勢,包括公司重整計劃、重整協商、聽證會等,都完全被隱瞞。另一方面,「12鹽湖01」由於發行時間較早,募集說明書相關條款約定並不完善。

                                            就在*ST鹽湖宣告破產重整的一個月後,一位*ST鹽湖債券持有人向《華夏時報》記者透露,根據早前《財新周刊》報道的重整方案的部分內容,近期青海有關部門提出以每股18元或15元(8月30日收盤價為6.91元)轉換成鹽湖股份的股票。對此,該人士指出,鹽湖股份意圖將公募公司債納入重整債轉股計劃及債務減記範圍,是惡意逃廢債的行為。

                                            此外,鹽湖股份是青海省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控股的省屬大型上市國有企業,截至2019年9月末,青海省國資委通過青海省國有資產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持有鹽湖股份27.03%股權,為第一大股東;中國中化集團有限公司持股20.52%,為第二大股東。

                                            因此「12鹽湖01」 、「15鹽湖MTN001」、「16青海鹽湖MTN001」均於2019年9月30日到期並停止計息,但目前該三隻債券本金及剩餘利息尚未兌付,已經構成實質性違約,這也是鹽湖股份歷史上首次債券違約。這三隻違約債券餘額合計為61.74億元,本應分別於2020年3月、2022年6月和2021年6月到期。

                                            自2017年出現上市以來的首次年度虧損,連續兩年公司分別虧損了41.59億元和34.47億元,2019年上半年虧損為4.15億元,不到三年時間市值更是跌去了300億。

                                            記者注意到,根據*ST鹽湖日前在深交所互動易平台回答投資者的官方口徑來看,重整計劃草案仍在制定之中。但是一位「12鹽湖01」債券持有人向記者稱,根據此前《財新周刊》報道,近期青海有關部門提出以每股18元或15元(8月30日收盤價為6.91元)轉換成鹽湖股份的股票,相當於對公募公司債『12鹽湖01』進行50%-70%的減計。

                                            其次,鹽湖股份的逃廢債意圖,挑戰了公募公司債的公信力。如果該行為得逞,資質類似的國有企業的公募公司債發行和融資成本都會有巨大影響,也不利於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和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如果本不應違約的「12鹽湖01」被逃廢,也將拉大公司債和企業債、中票的信用利差。

                                            另一方面,雖然*ST鹽湖從2016年開始因投資節奏失控等原因致其債務纏身,但公司2018年銷售收入接近180億元,截至2019年上半年報告期期末,鹽湖股份賬上可用資金近10億元。

                                            「鉀肥之王」青海鹽湖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即*ST鹽湖,簡稱「鹽湖股份」)破產重整計劃一事仍未塵埃落定。

                                            2019年9月30日,西寧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債權人對鹽湖股份(000792.SZ)的重整申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四十六條,未到期的債權,在破產申請受理時視為到期,附利息的債權自破產申請受理時停止計息。

                                            尚未露面的重整方案顯而易見,眼下最受關注的則是*ST鹽湖此次破產重整的計劃方案。

                                            「目前,上述幾隻債券的持有機構基本處於弱勢地位,缺乏救濟方式,亟待監管介入。」該債券持有人向記者說道。

                                            上述人士進一步解釋,「因此,公司意圖利用重整規則,將本不應違約的『12鹽湖01』公募公司債,納入減記和債轉股範圍。這是打着重整之名行逃廢債之實,是蓄意製造債券違約,性質極其惡劣。」

                                            但是,公司意圖將「12鹽湖01」公募公司債與銀行債權混同處理,則是借重整之名,行逃廢債之實。

                                            該債券持有人直指,「這是公司意圖將『12鹽湖01』等同銀行貸款納入重整計劃,是惡意逃廢債行為。」

                                            首先,高等級公募公司債有信用情況好、流動性好、信息披露詳細、信用利差較低等特點,屬於信用債中資質最好的品種之一。「12鹽湖01」發行存續了7年,直到今年6月28日之前評級都是AAA,鹽湖股份的鉀肥壟斷優勢也都一直為市場所熟知。如果這種高等級公募公司債都利用破產法規則惡意違約,將使市場投資者無法按照正常的分析邏輯研究和投資,只好不購買、少購買類似的國企公司債或要求提升風險溢價,同時提升發行難度。

                                            針對以上內容,《華夏時報》記者於10月30日撥通了鹽湖股份董秘電話,但截至記者發稿前,對方都沒有明確回復記者的提問。

                                            對此,一位不願具名的法律從業人員也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採訪時指出,首先,﹡ST鹽湖尚未達至破產重整的臨界點,所謂的「不能清償到期債務439萬元」僅僅是基於技術性原因或者主觀道德風險,法院的司法審查存在疏漏,需要從「實質重於形式」的邏輯出發,穿透審查﹡ST鹽湖的資產負債狀況,防止其濫用破產重整程序,損害債權人利益。

                                            值得一提的是,*ST鹽湖早在2016年曾就公司債務負擔問題啟動「債轉股」等相關工作,因為債轉股方案需要找到多方利益均衡點,協調難度較大,所以一直沒有實質性進展。無獨有偶,*ST鹽湖也在8月15日被泰山實業申請重整后,股價隨之獲得三個漲停板。

                                            今日关键词:当当网被约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