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提供新闻线索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泰国一个-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婚后发现他不喜欢工作

八一建军节

昨日,身體狀況稍微穩定一些的王女士接受了紫牛新聞記者採訪,現在她已從ICU轉到重症特護,但情況還不是很穩定,時好時壞。「前兩天我已經覺得身體開始在好轉,但是突然又陷入了重度昏迷,12個小時后又出現兩次輕度昏迷,時間大概持續了3到5小時。醫生說由於我受的不是輕傷,屬重傷,所以身體狀況很難出現逐步穩定改善的趨勢,很可能會上下波動」。

其中的搶劫案件發生在2006年4月12日夜,被告人許某、周某、俞某冬等與他人預謀后,駕駛兩輛汽車至無錫市惠山區堰橋鎮億利達化工染整機械廠作案。當時,被告人俞某冬等人蒙面持刀將門衛時某捆綁后,在門衛室劫得現金100元、香煙數十包、手機1部,在公司車間內劫得304型不鏽鋼1.57噸,物品價值36768元。

俞某冬近照。

她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泰國警方已掌握了俞某冬的一些犯罪證據,不過還沒有透露具體細節。俞某冬的前兩次保釋都失敗了,現在他的律師要發起第三次保釋,目前還沒有結果。

王女士說,婚後起初兩人的關係比較甜蜜,但慢慢發現很多問題,然後出現矛盾和爭吵,夫妻關係逐步惡化。

她說:「早在認識我之前3年,他就欠下巨額債務,婚後他跟我說是有100多萬元,但後來陸陸續續變成200多萬元。很多小貸公司和個人都瘋狂撥打他的電話,有的還起訴到法院。結婚後,他提出由我幫他償還這筆債務,但是我的原則很清楚,我說如果是夫妻共同債務,我可以跟你一起償還,但是那些債務是我跟你認識之前發生的,而且我跟你認識后,家庭的責任都是由我來承擔,我只能幫你負擔其中的一部分債務,不會超過其中的50%,其餘的需要你自己想辦法解決。但他連50%的債務也沒有辦法解決,然後他就心生怨恨。」

圖片來源 泰國頭條新聞 受訪者提供

她的訴說再婚後零收入,他沉迷於賭博和遊戲

紫牛新聞記者 宋世鋒 丁波 張建波

此外,紫牛新聞記者從江陰法院獲悉,俞某冬曾和另外一個當事人牽扯到一起五萬元的借貸糾紛,江陰法院於2017年11月9日立案。原告於2017年12月19日向法院提出撤訴申請。

王女士說,如果只是生活開銷問題,都不能算是矛盾,因為以她的生意狀態和收入來說,養這個家庭以及負擔以後的孩子都不是問題,主要矛盾就在於他的債務。

俞某冬並沒有隱瞞全部問題,對曾坐過8年牢的事情,可能覺得藏不住,婚前曾向王女士坦白。「他確實在婚前明確告訴過我這件事,聲稱當時年少無知,十幾歲時不懂事,被朋友拖下水了。他說自己在這件事情上付出了代價,也很悔恨。我當時聽信了他的話,認為他不會再觸犯法律了。」

紫牛新聞記者還遇到了一個認識俞某冬的年輕人,他聽到這個事情后,第一反應就是「你是逗我玩吧」。他認識俞某冬,在他印象中,這是一個非常帥的小夥子,有時候會到廠里來,見面時都會打招呼,但是不會想到能做出這種事情。

王女士說,俞某冬在婚後一直是屬於零收入狀態,「但是因為我的經濟狀況比較好,我們的婚姻就像網上說的那種『扶貧婚姻』,反正夫妻兩人生活在一起,不可能完全分開。他沒有收入,而我的收入和條件比較好,那麼我相對就會付出較多」。

丈夫事發后曾表示,當日二人上山看日出,中途分開去洗手間后不見妻子蹤影,打電話也無人接聽,便開車下山尋找,途中發現救護車上山,才得知傷者正是妻子。

6月9日,泰國烏汶府國家公園,江蘇籍孕婦王女士從懸崖跌落,身受重傷。

紫牛新聞記者在樓下和一些鄰居聊了一會,俞某冬的父母買菜回來了,和鄰居寒暄了一番,就回家關上大門。記者上去敲門,俞某冬的父親隔着房門問是誰,記者表明身份后,對方說了一句「沒什麼好說的」,就不再做任何回應。記者在外面等了20分鐘,也沒有等到開門。

受傷前的王女士。近日,江蘇孕婦王女士在泰國烏汶府國家公園跌落懸崖身受重傷的事件引起很大關注,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對於王女士的墜崖,她的丈夫俞某冬存在謀殺嫌疑。

法院查明的涉盜竊案件,則是發生在搶劫案之前幾天。2006年4月8日中午,被告人許某、周某、俞某冬等駕駛汽車至無錫市錢榮路160號愛塔經營服務部,採用撬窗柵的手法,竊得倉庫內的電力電纜線,價值人民幣8000元。兩天後的2006年4月10日,被告人許某、周某、俞某冬等與他人駕駛汽車至寶應縣望直變電所,採用撬門入室的手法,竊得戴爾電腦2台、各類規格接地線8套,物品合計價值9880元。

法院判決書載明的信息則顯示,俞某冬曾多次犯案,屬於「屢教不改」。比如,2003年9月,其因盜竊被江陰市公安局決定罰款200元;2005年12月,其因尋釁滋事被江陰市公安局決定行政拘留15日。

搶劫案發生后不久的2006年4月18日,俞某冬被抓獲。最終法院一審判決認定,被告人俞某冬犯搶劫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剝奪政治權利三年,並處罰金五千元;犯盜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二千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二年。

王女士說,她和俞某冬認識不久,就在2017年7月15日結婚了,對他之前的經歷了解並不深。

一位鄰居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已四五年沒見到俞某冬了。俞某冬和前妻結婚就住在這個房子,兩個人後來離婚了,留下一個女兒跟俞某冬父母生活。後來大家都知道俞某冬在南京找了一個老婆。

同時,紫牛新聞記者調查發現,俞某冬此前有多起案底,曾在4天內連續3次實施盜竊和搶劫等不法行為,前年還因經濟糾紛被人告上法庭。

她的現狀受傷孕婦仍然屬於重症,情況時好時壞

昨日下午,紫牛新聞記者趕到江陰市某小區,找到了俞某冬父母居住的那幢樓。這裏的一些鄰居聽到記者的來意,都感到非常驚訝。他們都知道這個新聞,但不知道就發生在自己身邊。

婚後才知丈夫欠巨債 願幫還一半,他仍心生怨恨

判決書載明,當時的無錫市惠山區檢察院指控被告人許某、熊某、俞某冬等犯搶劫罪、盜竊罪,被告人范某、潘某犯收購贓物罪,依法向法院提起公訴,其中涉及俞某冬的主要是盜竊罪和搶劫罪。紫牛新聞記者梳理了相關案情發現,當時俞某冬是夥同他人一起作案,並且是在4天內連續3次實施不法行為。

「我們結婚時,他說沒有條件給我買任何東西,也沒有辦法給我辦婚禮,他說以後會想辦法彌補給我,實際上就是裸婚。我們在婚後遇到的很多問題,我在婚前大部分是不知道的,包括他的債務問題、性格問題以及好賭習慣等,都是在婚後才慢慢發現的。」

在山崖下被发现的王女士。

她說:「中泰貿易是我自己的生意,是我和我的家人在做,他沒有參与。婚後我也勸過他,說要麼你去找一份像樣的工作,要麼和我一起做這個生意,但他對我的生意完全沒興趣,沒給我幫過忙,他特別喜歡打遊戲和打牌,一天到晚沉迷於其中。我跟他說,這些東西都是小孩子玩的,成年人打遊戲不可能養家糊口,打牌的話十賭九輸,但他的想法跟我不一樣,他覺得人生在世吃喝玩樂,如果把時間和精力全部用於工作,那是一個很枯燥乏味的事情。而且他認為妻子的條件很好,他也沒有必要去奮鬥。」

這件事發生時,王女士剛剛懷孕3個月,本來孩子是未來的希望,但俞某冬對孩子的態度比較淡漠。她說:「他知道我懷孕的時候,對於孩子的態度比較隨意,說隨便我,想生那就生下來,不想生就去打掉。」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昨日再次聯繫到仍在重症特護病房的王女士,她表示,丈夫俞某冬在婚前就欠下巨額債務,且有多次違法犯罪行為;婚後仍沉迷於賭博和遊戲,要求她出錢償還所有債務,遭到拒絕,所以心生怨恨,這可能是他涉嫌謀殺自己的原因。

此前,紫牛新聞記者聯繫上了王女士和其母親,但因王女士傷情反覆,屢次昏迷,所以未能完整採訪。

她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婚後發現他不喜歡工作,沉迷遊戲和賭博,給他介紹工作,他也不願意去做,喜歡研究一些非常規的掙錢渠道,都是我和身邊的朋友接觸不到或不能夠理解的事情。」

紫牛新聞記者得到一份無錫市惠山區法院(下稱:惠山法院)在2006年12月11日發出的刑事判決書,一審判決許某、熊某等7名被告不同期限的有期徒刑,俞某冬就是其中的一名被判刑者。

他的過去判決書證實:他曾多次犯案,屬「屢教不改」

就在人們以為這是一起意外時,泰國中文媒體「泰國頭條新聞」報道說,案情出現重大反轉,丈夫俞某冬因涉嫌殺妻,被泰國警方逮捕。泰國警方在女方傷勢有所好轉后,刻意避開男方單獨詢問王女士。王女士告訴警方,自己是被丈夫推下懸崖的。

不過王女士說這起案子現在可能還沒有結束,因為她在ICU接受搶救的時候,聽到俞某冬接到國內法院通知出庭的電話。但因當時他身處泰國,而且在16日被當地警方逮捕,所以沒有辦法到庭。

今日关键词:林俊杰 呼吸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