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提供新闻线索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松弛脚步-爸爸的步子走得“极快”

梁静茹承认离婚

我的步子一年比一年大了起來,現在,我輕而易舉地便可以將他甩在身後。爸爸也總是對我不甚放心,我曾對他說了多次輔導課放學不必來接,可他仍堅持到我出站的地鐵口等候。一起走過那條兒時時常散步的馬路邊等候綠燈時,我常因奔波的疲倦而情緒急躁,巴望着趕快回家休息。可這時,爸爸卻又放慢了腳步,來回警惕地觀察着四周,手下意識地將我拉住。「可以走了。」他說。然後,他與我調換了位置,將自己衝著來車的方向,遠處的車燈打亮了爸爸的華髮,我似乎能看到那迎面衝起的沙塵正模糊着爸爸的臉龐。我笑了,因為我知道,爸爸那繃緊的褲腿此時定是鬆弛了下來,雖然我現在已經長高到聽不見那褲腳的摩挲聲。我一步步向前走着,一股直達心底的暖意從我放慢的腳心傳來。

記得小時候,爸爸的步子走得「極快」,即使是走在土路上,也能聽到「咔嗒、咔嗒」的聲音,我若是跟在後面,一路小跑才能跟上呢。

西安市遠東二中初三(2)班張瑞雯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時光和步子一樣,總是越走越快,越走越急。但在獨自經過那個十字路口,行走在馬路邊時,我已習慣放慢自己的腳步,左右看看,因為我知道:爸爸一直就在這裏……

長大一些,爸爸常帶我一同去看正在修建的鐵道、高樓,美其名曰「練腳力」。一路上要過好幾處路口,車水馬龍,在兒時的我看來是新鮮又好玩的,總想到處看看。每當這時,爸爸總是會放慢步子,伴着我的速度,把我護在車來的里側,我從未見過那樣小心謹慎的爸爸。原本因大步行走而緊貼在爸爸筆直腿肚上的外褲如今也鬆弛了下來,褲角摩挲着發出輕柔的「沙沙」聲。忽而,那腳步停了下來,遠處車過,一陣微熱的風浪夾雜着塵土翻湧而來。風掠起爸爸的黑褲,塵土,便附着在那布褶之上。

今日关键词:中秋节